•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魔王神官同人】调查第二天序

    发布时间:2020-05-31 00:00:44   


      清晨,拉夏从睡梦中慢慢苏醒,很难得的她居然没做春梦。
      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以金色为背景由大量豪华的装饰品所装点的吊灯。再
    看向其他的地方,到处都是由黄金或是宝石组成的装饰品。据这里的侍女说,这
    个房间的装饰设计的灵感是来自于传说中贪财的巨龙的巢穴,所以房间布置也都
    是由黄金和宝石组成。
      满屋子的装饰品处处透露着暴发户的气息,然而拉夏因为经过了魔龙之血改
    造的缘故,她看这些豪华的装饰品并没有因为过度的装饰而感到臃肿,也没有感
    觉有充满着暴发户式土味,反而满屋子的装饰品让她有一种从内到外的舒适感了。
      叹了口气,拉夏打量着四周,她住的地方是被王武指定的一个旅店。在她为
    了获取暂时的自由而和王武签订的契约,在指定的这旅馆住宿就是条件之一。
      从床上起来后拉夏站在镜子前。她到对着被要求住在这里没什么排斥,毕竟
    她可以理解为这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跑的举措。只有有一点她实在是无法理解。
      她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王武会要求自己睡觉的时候必须裸体。如果是想乘
    机偷窥自己的话,以自己经过了魔龙之血洗礼的身体是不可能无法察觉的。
      呼,抛去疑问,拉夏站在镜子前认真的观察起来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经过
    了魔龙之血改造,因此觉醒了强大的青眼白龙的血统。
      并且龙族的血统是让强大的,不只是强化了她的身体,还让她的身体更加具
    有诱惑力。
      原本她的胸部是小小的,身体因为长时间的锻炼也更加「硬气」,因此很多
    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会把她男孩子,甚至她村子里那些和她从小玩到大的女孩子
    们都把她当做「心动男生」。开什么玩笑!她可是要当尤利西斯的新娘的!
      还好魔龙之血改造了她的身体,现在她的胸部从平原变成了喜马拉雅山,镜
    子中这对巨大且柔嫩的乳房正克服着重力展现着巨乳的独有的诱惑力。
      看着镜子中自己这对漂亮的巨乳,拉夏自豪的托了托。虽然这对巨乳在战斗
    时有些碍事让她不习惯,可是她并不讨厌,毕竟没有女孩子会对自己变的更加诱
    人有什么厌恶的。
      拉夏舒展了两下自己的身体。魔龙之血的改造不仅让她的胸部变得豪迈,还
    柔化了她饱的身体,让她的皮肤变得光滑细腻仿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样。
      虽然她的双腿还是那样的修长,可是被柔化后的双腿哪怕她用尽全力也不会
    展现出明显的块状肌肉。当然了这并不代表她的双腿变得无力,反而有着诱人曲
    线下的双腿有些比以前更强的爆发力。
      并且她的皮肤也变得细腻光滑,而在皮肤的表层则生长出了薄薄的一层透明
    的龙鳞,这层对她皮肤手感没有任何影响的龙鳞,给予了她强大的物理和魔法防
    御力,也让她的皮肤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都能保持绝好的手感。
      这层龙鳞是强大的,足以和宝具想媲美的,只是现在在她小腹的龙鳞之下多
    一副怪异的让她感觉危险的纹身。这层纹身的色调是暧昧的粉红色,花纹好似一
    副精简的简笔画。画里龙翼舒展,整个龙身呈现一个倒三角形仿佛一个长了龙翼
    的爱心一样。
      「哈~ 哈~ 哈~ 」就在拉夏担忧的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被花纹遮挡的小腹时
    突然小腹的纹身开始发亮,随着小腹皮肤变热的同时一种异样的感觉却逐渐涌上
    了心头,让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滑向了只有三两根细小的阴毛的小穴。
      好想要,好想要!
      砰!门被粗暴的推开。
      「呼,最晚和艾娅她们玩过头了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个勇者。」一个男人喘着
    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随着这个男人的进入,拉夏的小穴突然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让拉夏的眼神和
    表情也为之一变,露出了前所未有恭敬和期待。
      「主人,您回来啦~ 」见到王武进屋拉夏第一时间就鞠躬向王武问好。
      拉夏的豪乳随着她的动作猛的一跳,嫣红色的乳头在晃动的双乳上显得尤为
    刺眼,让王武忍不住坐到拉夏的床上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放过
    拉夏?在放拉夏离开之前他通过控制拉夏的意识让拉夏产生了第二人格。
      正常情况下的拉夏是龙之勇者。她对外界的情感意识等都是正常,并且她在
    她意识里为了暂时的自由所付出的代价也只有1.在杀人鬼事件解决前不能和尤利
    西斯见面2.必须在王武指定的这个旅馆居住。3.必须赤裸着睡觉。
      但是一旦王武启动了拉夏小腹上的淫纹或者到了深夜,这个时候拉夏就会进
    入犬之勇者状态,这个情况下的拉夏的情感意识都会有不同情况的扭曲。并且拉
    夏获取短暂的自由的代价也变成了成为王武的犬之勇者,也就像现在一样对王武
    有着绝对的恭敬。
      「拉夏,你们调查到什么地方了啊?」说着王武招呼着手让拉夏坐在自己的
    怀里。
      「主人,我昨天和阿尔塞莉雅去佣兵公会调查了,结果我们发现勇者之吼佣
    兵团有些问题。」看到王武的招呼后拉夏立刻顺从的坐到王武的怀里然后毕恭毕
    敬的回复道。
      拉夏坐在自己的怀里以后王武那罪恶的双手立刻就抓住拉夏的豪乳不停地揉
    捏。拉夏的双乳具有其他女孩子无法比拟的巨大,同时也有些其他女孩子的柔软
    和弹性。
      「昨晚的奶水没挤出来?」王武调笑着问道。拉夏的乳房是他所有女孩子中
    最为巨大的也是最为漂亮的,因此在王武的指示下艾娅对拉夏的胸部进行了一个
    大的改造——产乳。只不过因为王武的淫魔斗气还不够强大,所以拉夏必须每天
    晚上都在这间房间里睡觉,在这间房间里埋藏的魔法阵的作用下才能保持泌乳能
    力。
      「嗯,我乳房现在还涨涨的呢。」拉夏红着脸。双乳被揉,硬硬的乳头划过
    王武的手指都让她感觉一阵刺激的快感,只是这样也让她的乳房涨涨的就好像积
    攒的乳汁要喷出来一样。
      「主人,别折磨我了。」拉夏红着脸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声。
      「好,不折磨你了,你去换上那套兔女郎服,再过来吧。」王武拍了拍拉夏
    的后背。昨天的露露虽然按艾娅的说法以前的意识有了苏醒的迹象,可是不管怎
    么说昨晚在露露身上的发泄都有些不够愉悦,于是他便让拉夏穿上和露露类似的
    兔女郎服装以发泄自己的欲望。
      看着犬之勇者状态下的拉夏打开了龙之勇者下的她坚决不可能打开的衣柜,
    从那些各式各样的情趣服装里拿出了兔女郎服并换上王武不仅有些感叹,果然不
    同人穿同样的服装表现也不一样。
      拉夏穿的和露露一样都是黑色的兔女郎服装,唯一的不同就是拉夏因为没有
    兔耳所以戴了双黑色的兔耳作为装饰。
      同样的黑色低胸紧身衣,同样的黑色丝袜,同样的高跟鞋。
      露露在穿的时候只会让人感觉到露露的可爱和萌,只有胸前和小穴前的布料
    都剪开以后才会让人因为乳头和小穴的暴露产生性欲。
      而拉夏一穿哪怕衣服是完好无损的都会让人感觉到强烈的性欲,豪迈的乳房
    配合上胸前暴露雪白第一时间就激发了人内心的性欲,而黑色的连体丝袜又将拉
    夏那双修长的双腿展现的玲离尽致。
      同时不知是兔女郎紧身服形状的原因还是色调的原因,拉夏的双腿看起来比
    她赤裸的时候还要修长。
      修长的双腿,豪迈的巨乳,可爱的童颜。拉夏就好像至高神所创造专门勾引
    人眼球的精灵,无论穿些什么都能第一时间吸引别人的全部注意力。
      「主人?」拉夏有些疑惑的问道。穿好衣服以后她第一时间不是重新坐到王
    武的怀里而且拿出了剪刀在兔女郎服上剪出可以把自己乳头和小穴露出的几个大
    洞。
      作弊啊!这样一点点的露出更有诱惑力了啊!
      在心中吐槽过后王武直接把拉夏拉到身边然后压在床上,同时一边用手揉捏
    拉夏的乳房,一边含起了拉夏的乳头。
      随着王武的用力一吸,拉夏积攒了一天一夜的乳汁立刻在王武的口腔里喷发
    出来。艾娅对拉夏的改造不止是让拉夏能够泌乳,同时让拉夏分泌的乳汁味道更
    加美味。
      吸在口中拉夏的乳汁并没有正常的腥味反而有种谈谈的甘甜,既没有太过浓
    厚的感觉,也没有单独一种味道的乏味,就好像雅黛蛋糕那样每一口王武都有不
    同的感觉。并且现在他还不着刻意吮吸,拉夏的乳汁便会如潮水般涌入了口中。
      而拉夏呢?看着王武含着自己的乳头吮吸着自己的乳汁,一种奇怪的感觉在
    她内心荡漾。虽然乳头一开始被吸时有轻微的疼痛感但是很快这轻微的疼痛感就
    转化成了麻麻的感觉,这种麻麻的感觉让她身体一阵发热,原本就湿润的小穴这
    下更时爆发式的分泌了大量的淫水。
      吮吸到拉夏的胸部的乳汁流减小后王武大舒了一口气放开了拉夏。
      「主人,还有一侧乳汁,不吸了吗?」拉夏的眼睛湿润润的,见王武没有继
    续以后开口问道。
      「不吸了,我要先看看你挤了奶水的胸比没挤的小了多少。」王武笑着双手
    在拉夏的豪乳上肆意的揉捏。很明显吸过乳汁的乳房虽有一丝缩水可是手感却变
    得更加柔软更有弹性。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王武从暗次元空间里拿出了一个装置。「这是
    我找艾娅新做的挤奶器,你自己挤一下试试。」
      「主人,你就不继续尝尝吗?这个挤奶器我随时可以试啊。」拉夏嘴上不满
    的说着可是手还是顺从从王武手里接过挤奶器然后安在自己那没有被吮吸过的乳
    头上。
      「你先试试,让我看看。」怂恿着拉夏捏着自己的乳头,将乳汁从乳房内以
    喷泉的形式乳汁从乳头上喷射到吸奶器的吸嘴壁,在透明的吸嘴壁上留下一道道
    洁白的乳痕,王武再也忍不住了。
      王武将拉夏的一只大腿压过拉夏的头顶,然后脱掉了自己身上全部衣服,用
    肉棒抵着拉夏湿透的小穴问道:「拉夏,你作为犬之勇者的职责是什么?」
      龟头尖分开阴唇抵着小穴,感觉着小穴传来种种的快感忍不住抱住王武同时
    红着脸轻声道:「犬之勇者应该满足主人的性欲,为主人怀上健康的宝宝,还有
    分泌乳汁给主人吃。」
      「好,答对了。不过这点可还不够。」王武挺着腰用力一压,坚挺的肉棒立
    刻就如同热刀子切奶油一般滑进了拉夏的最深处。
      「嗯,我一定会为主人怀上可爱的宝宝的。」喘息着拉夏痴迷的望着王武。
      「我不是说这个。」王武捏了一下拉夏被吮吸过的乳头。「我刚刚让你把乳
    汁挤出来,你怎么一被我操就忘了?这可不行哦,如果你高潮前还没挤出来啊话
    今天就赤裸着前尤利西斯吧。」
      「啊,不要啊。」听到王武的话语,拉夏顿时心里一慌连忙松开了抱着王武
    腰的手,重新捏起了自己的乳房。不过还要王武给拉夏的挤奶器是艾娅制作的,
    质量特别可靠到现在吸嘴都没从拉夏的乳头上脱落,不然拉夏这是要铁定赤裸着
    去见王武了。
      「哼,看你表现吧!对了,你们昨天调查到哪里了?」王武抱着拉夏被压过
    头顶的大腿一边操着一边问道:
      「主人,我们发现勇者之吼佣兵团有问题。」喘息着拉夏很快回答了出来。
      「哦?勇者之吼佣兵团有问题?」
      「是的,不过。主人我要您吻我一下我才会继续回答。」拉夏脸上流露着期
    待的光芒。
      「你不是要做尤利西斯新娘吗?」王武不怀好意的笑闻道。
      「做尤利西斯新娘和与主人您接吻没冲突的。」
      「怀上我孩子也不冲突?」
      「当然,怀上主人你的宝宝也不会冲突的。」意识被扭曲的拉夏丝毫没有意
    识到自己究竟在说着什么。
      「那,好吧。」
      王武把头低到拉夏面上,拉夏立刻头一抬手环抱住王武的脖子,也不管挤奶
    的事就疯狂的主动吻上了王武。
      舌头与舌头在交战,肉棒和小穴在结合一番热吻之后,王武迫不及待的放下
    拉夏的大腿然后将拉夏从床上拦腰抱起。而拉夏也是很自然的双腿夹着在王武身
    上,双臂抱着王武的背。这个时候拉夏已经完全顾不上挤奶这件事了。
      拉夏的身体在上下摇晃,因为重力的关系王武的肉棒每一次深入都会狠狠地
    插进她的最深处引起她的一阵娇喘。随着她身体的晃动,一个连接着拉夏乳头的
    挤奶器也在重力的作用下上窜下蹦,而拉夏的乳头我在这上窜下蹦之下被不停地
    拉扯。不过话说回来艾娅制作的这个挤奶器的质量是真的优秀,哪怕是这样也没
    从拉夏的乳头上脱落。
      随着做爱的进行很快王武的喘息和拉夏的喘着就重叠在了一起,最终随着拉
    夏高昂的喘息身,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在拉夏小腹淫纹的作用下全部进了拉夏的子
    宫一滴也没漏出。
      「哈,哈。」重新躺回床上,拉夏又和王武深吻了好一会以后才从王武身上
    下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才从乳头的疼痛感上想起来,自己居然忘记把乳汁全部
    挤出来了。
      拉夏连忙从乳头上卸下挤奶器,在乳头被挤奶器拉着上下扯拽的时候,也有
    不少乳汁从乳房里被挤出所以挤奶器的奶瓶中的乳汁并没有太少太过难看。只不
    过拉夏也知道挤奶器里的乳汁很明显不是她乳房里全部的乳汁。
      「主人,对不起。求求您了,不要把拉夏赤裸着送到尤利西斯面前。」拉夏
    求饶道。
      「不想赤裸着去见尤利西斯啊?」
      「是的,主人。如果我要赤裸着见尤利西斯。他肯定会以为我是淫荡的女人。」
      「那你给我怀孕就不是淫荡了吗?」
      「当然不是,我是犬之勇者给主人怀孕是正常的啊!」
      「嗯,你的回答很合格,这次不让你赤裸着去见尤利西斯了。」王武正夸奖
    着拉夏的时候忽然眼一尖发现拉夏肚子上的淫纹的图案突然开始变化。
      看样子终于怀上了。
      拉夏小腹的淫纹除了具有启动犬之勇者的功能以外很重要的另一个功能就是
    增加王武内射时候的怀孕几率,并且加快孕育速度。
      「拉夏,好好服侍我吧。」
      「是,主人。」
      ……
      ……
      「叭!」一声响指声从门外响起。
      「哎,我怎么楞住了。」站在镜子前拉夏楞了一下。
      「我刚刚怎么好像走神想着和别人做爱了啊。」随着记忆从脑海里浮现,拉
    夏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羞涩。今天难得的不做春梦了,她居然照镜子走神想到和
    人做爱了,开什么玩笑啊!她有这么饥渴吗?
      猛然间她忽然想到了原因:自己这么饥渴肯定是想着尤利西斯了,肯定是想
    和尤利西斯生孩子了。
      「尤利西斯,等洗清完杀人鬼的嫌疑我一定非拉着你去结婚生孩子不可。反
    正结了婚也可以当神官。」拉夏对着镜子握了握拳头以坚定自己的决心。
      「哎,刚刚我小腹的花纹好像没有这一块吧。」正打算穿衣服,拉夏突然敏
    锐的发现自己小腹的淫纹多了一块。中空的爱心里多了一块椭圆形好像龙蛋的花
    纹。
      穿好衣服,离开房间以后拉夏脑海里久久忘却自己小腹淫纹多的那一块,因
    此她脸上都情不自禁变得有些低沉。
      「嗨,拉夏,你今天怎么这么低沉啊?。」一个海盗打扮的女孩子从旁边拍
    了拍她。
      拉夏下意识回头一看,一个无时无刻不散发旺盛活力的女孩子正关心的看着
    她。
      「没什么。对了,拉斯普丁醒了吗?」看到美娜那些活力十足脸庞,拉夏心
    中的担忧也被感染的消散的许多。
      拉斯普丁是拉夏昨天发现的一位很关键的人,她是目睹并击退第二个杀人鬼
    的目击者,而她正住在拉斯普丁所在的旅馆里并且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拉夏住进这家旅店的时候,拉斯普丁也正巧住进了这家旅店。刚一见面拉
    夏就感受到了拉斯普丁那邻家大姐姐般的气质。
      只可惜拉夏当时并不知道拉斯普丁正是杀人鬼的目击者。而当她知道时,旅
    店的人又告诉她这位魔法师昨天因为过度的修炼,精力消耗过度必须休息。
      好可惜啊!就差一点。如果她早一点知道的话,她早就可以早一点洗清嫌疑
    去找尤利西斯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拉斯普丁?」美娜的脸上露出了很是羡慕的表情。「她还在睡觉呢。」
      「还在睡觉?」
      「是啊,你要找她的话还是明天找她吧。对了,你身上这是什么味?」美娜
    嗅了嗅鼻子,然后突然低头扑进拉夏的小腹。
      「美娜,别这样啊。」美娜的奇怪举动让拉夏一时有些招架不住,倒不是她
    没办法推开美娜。只是她害怕自己用力过猛有可能会伤到美娜。
      「呜,主人这个坏蛋。回来了,居然不先找我。」就在拉夏想着美娜怎么突
    然这样的时候美娜突然松开了她然后十分嫉妒的盯着拉夏猛看。
      「美娜,怎么了?」
      「没什么,我去找主人了。哼!」
      美娜的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看着美娜离开,拉夏不禁起来这样的疑问。每次她和美娜聊天,美娜离开时
    候都会说去找她的主人。
      美娜离开后,拉夏的一路上都很顺利没遇到什么意外事情。很快的她就来到
    了和阿尔塞莉雅约定的地方。
      拉夏一进树林就看到了阿尔塞莉雅背靠着树,嘴里轻轻哼着不知道调的歌曲
    正在闭目养神。
      阿尔塞莉雅今天穿的不是昨天的蓝色铠甲,而是一套主体白色辅以蓝色点缀
    的小礼服。原本英姿飒爽的阿尔塞莉雅嘴角轻哼着再配合上有些蓝白花瓣状的小
    短裙颇有一种花仙子的感觉。
      「对不起,阿尔塞莉雅,我今天早上不小心起迟了。」拉夏脸色有些发红,
    不管怎么说撒谎对她这种喜欢直来直去的人来说都是很难的一件事,尤其还要掩
    瞒自己是早上「意淫」而迟到的「事实」。
      阿尔塞莉雅背靠着树干,表面上她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实际上今天早
    上来这里的时候她的小穴和菊花被自己亲手塞入了好几颗跳蛋,现在的她嘴角轻
    哼的不是什么流行歌曲而且即将高潮的少女的爱曲。
      精神亢奋的阿尔塞莉雅完全没有注意到拉夏的靠近,自然拉夏的声音也猛的
    吓了她一跳,也让她说话也下意识的带上了以前训斥迟到骑士时语气。「道歉有
    什么用?错过的时间道歉是弥补不回来的拉夏。」
      「额,对不起。不过,阿尔塞莉雅你没事吗?你的脸好红啊。」阿尔塞莉雅
    的语气也拉夏一愣,不过她本人并不是怎么在意这些的,再加上本身她就来迟了
    她对阿尔塞莉雅可能语气会不敢好也有所预料,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毕竟从镇
    长的介绍和昨天的相处拉夏也知道阿尔塞莉雅是个相当严谨的人。
      只是,阿尔塞莉雅严厉的话语中为什么会夹杂了丝丝颤音。
      「谢谢您关心,拉夏小姐,我没事。」阿尔塞莉雅双腿紧夹着脸上泛起了一
    片红色的云朵。
      双腿紧夹,小穴蠕动,跳蛋不断震动着小穴壁肉。在拉夏担忧的目光之下,
    阿尔塞莉雅所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和昨晚被抽打的背德感有些类似。
    在自己崇拜的龙之勇者的继承人面前高潮,万一高潮时候被拉夏发现。
      啊啊啊,阿尔塞莉雅你在想什么呢?
      「阿尔塞莉雅,你没事吧?」看着阿尔塞莉雅的脸色愈发通红,身体也有些
    发抖拉夏连忙扶住阿尔塞莉雅。
      拉夏的搀扶像是压倒阿尔塞莉雅的最后一根稻草,被搀扶的时阿尔塞莉雅身
    体一颤,大量的淫水从她的小穴喷发出来,因为有些雪白内裤的缓冲淫水没有直
    接喷溅到裙摆上,而是顺着她的双腿一路向下将她雪白的丝袜也染上淫乱的气息。
      「哈,哈。」在高潮的余韵中喘息的阿尔塞莉强忍着羞涩感挣扎着说道:「
    拉夏小姐,我,我没事!」
      「阿尔塞莉雅,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是不是太忙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
    息吧。接下来我请镇长的其他部下帮助就可以了。」
      拉夏的话语很合理可是传在阿尔塞莉雅的耳朵里,却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
    脚的蛋疼感觉。
      王武昨天给想帮助拉夏的阿尔塞莉雅提了个要求:她可以在不暴露王武身份
    的情况下去帮助拉夏,只不过如果她要想帮助拉夏就必须在自己小穴和菊花里塞
    上跳蛋,并且如果她要想拉夏提示就必须把自己跳蛋的开关打开。
      因此可能是想要全力帮助拉夏,也可能是因为昨天没有得到彻底满足,阿尔
    塞莉雅一大早就在自己的小穴和菊花里都塞上了跳蛋打开了开关。可是她在这里
    等了拉夏有半个小时,自己快要忍不住高潮的高潮过了一次拉夏才姗姗来迟到了
    这里。
      内裤湿湿的被拉夏注视的阿尔塞莉雅自然是没法将跳蛋从自己的小穴中取出,
    而她有才高潮过。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带着颤音说道:「拉夏小姐,这
    是我的老毛病了,其实我真的没事。」
      「老毛病?」
      阿尔塞莉雅很蛋疼,更让她蛋疼的是她还必须拿出个相对合理的解释,所以
    阿尔塞莉雅想了想以后从拉夏的怀里挣脱出来,用魔力压抑自己身体还处于高潮
    余韵的种种表现后继续说道:「是的,这是我剿灭塔吉城的一个邪教组织时留下
    的诅咒魔法,平时没什么影响就是偶尔会像刚刚一样没法控制住自己。」
      阿尔塞莉雅脸上严肃的表情让拉夏对她的说法有了几分信任,可是拉夏的内
    心也不禁起了几分怀疑。
      塔吉城里不是有大神官吗?这个诅咒魔法大神官也接触不了?还有阿尔塞莉
    雅她昨天还是正常的今天怎么会突然加重了呢?
      可能是看到了拉夏眼中的疑问,阿尔塞莉雅又说道:「其实这个魔法在大神
    官的神术治疗下已经解除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昨天我又追查到了那个邪教头领的
    下落,情急之下只得独自去消灭那个邪教头领。对了,昨晚我发现那些邪教头领
    有你小腹花纹的线索。」
      「我小腹花纹的线索?」
      「是啊,当时我们…」」
      阿尔塞莉雅灵机一动想到拉夏对她肚子上的淫纹很在意,所以利用自己以前
    剿灭某个邪教的的战斗经历加上拉夏对她小腹淫纹的在意轻而易举的敷衍了年轻
    的拉夏。
      阿尔塞莉雅说着说着。她的思绪情不自禁想到如果她不作为拉夏成为她的「
    姐妹」。她们一起服侍王武的场景,一想到自己和自己最崇拜的龙之勇者的继承
    者蹲在王武的胯下两条小舌一起舔舐着王武巨大的肉棒,时不时的舌头还会接触
    对方的舌头。
      只是简单一下,阿尔塞莉雅就感觉自己的小腹又有热流涌动,小穴和菊花的
    跳蛋传来的触感也更加强烈。
      看着阿尔塞莉雅说着说着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拉夏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喃喃道。
    「真没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拉夏总感觉眼前的阿尔塞莉雅透露着一丝不好的气息。
      「咳咳。」将脑海里不切实际的念头丢掉阿尔塞莉雅说道:「拉夏小姐,这
    个诅咒我已经习惯,没事的。」
      虽然拉夏心里对阿尔塞莉雅的状态很是怀疑,还是她还是架不住阿尔塞莉雅
    坚定的眼神,并且今天早上淫纹突然变化又让她无法放弃有关自己小腹淫纹的诱
    饵。
      所以拉夏最后只得答应让阿尔塞莉雅继续陪自己去调查。不过她也在内心暗
    自打算如果阿尔塞莉雅出现刚刚的状态,她一定要把阿尔塞莉雅带去治疗。
      ……
      ……
      「你好请问勇者之吼佣兵团你们了解吗?」
      佣兵公会里,拉夏拉着阿尔塞莉雅一个一个询问关于勇者之吼佣兵团的情况。
    在昨天的调查里拉夏在阿尔塞莉雅暗示下发现了勇者之吼佣兵团的种种奇怪行为,
    因此她们今天的行动就是调查勇者之吼佣兵团。
      说起来这个勇者之吼佣兵团的团长是前勇者之吼佣兵团团长的遗孤,可是这
    位年轻的勇者之吼佣兵团团长的出手却比前勇者之吼佣兵团团长也就是他的父亲
    出手阔绰的多。
      这可是不是这个佣兵团的所接任务的报酬可以满足的。早知道这一段时间这
    里几大佣兵团都在招人,一个新成立的佣兵图能从这几大佣兵团手里抢人,这佣
    兵的薪资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勇者之吼佣兵团……」一个满身酒气的金毛狮人思考了一下说道:「他们
    好像接什么任务了,最近这两天都没出现。」
      「那,你知道他们接了什么任务,去了哪里吗?」拉夏的脸上满脸的急迫。
      「这谁知道啊?谁没事回去看其他佣兵团接了什么任务?」金毛的狮人撇了
    阿尔塞莉雅一眼以后嘟囔了两句继续喝起了桌子上的酒。
      「可恶,阿尔塞莉雅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查吧。」
      拉夏看着酒气熏天的金毛狮人,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于是拉起阿尔塞莉雅的
    手就要往下一个调查的地方走去。
      「啊?哦,那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阿尔塞莉雅可以控制着自己身体里的
    魔力让自己的脸上不会出现沉迷欲望的粉红,可是她没法控制自己的意识,不会
    随着跳蛋的震动频率陷进去。
      「阿尔塞莉雅,我们还是先去找神官看一下吧。先请神官帮你治疗一下也不
    会耽误什么时间的。」看到阿尔塞莉雅的失神,拉夏也有些无奈。虽然阿尔塞莉
    雅再没出现过身体瘫软在她的怀里,可是只要她一不注意阿尔塞莉雅,阿尔塞莉
    雅就会像刚刚那样意识不知走神到什么温柔乡了。
      「拉夏小姐,我没事的。我们还是去第一次预告杀人的地方调查吧,我已经
    和神官约好了晚上去找她治疗。」看到拉夏脸上的无奈,阿尔塞莉雅也是迅速反
    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失神,然后着说道。
      「……那好吧。」看到坚定的阿尔塞莉雅,拉夏也不知道怎么劝说好。总不
    能打晕她强行把她送给神官治疗吧。
      酒气滔天的坎卡趴在桌子上看着拉夏和阿尔塞莉雅向自己道了谢以后向所谓
    的第一次预告杀人的地方走去,心里很是不屑。
      他不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阿尔塞莉雅是镇长的手下,而他对镇长是真没好
    感。
      杀人鬼事件爆发时候那个镇长就没出一丝力,在佣兵公会损失惨重以后倒时
    把功劳抢了过去,什么他游说了一个七级强者替他们收尾,什么他为阵亡的佣兵
    付出了大量的抚恤金。
      付出了巨大代价所有功劳都被抢走,坎卡能有好脸色才怪,哪怕他也隐隐感
    觉勇者之吼佣兵团有些奇怪。
      拉夏等人在坎卡等佣兵这调查不到什么以后很快就走了。而在她们走后,很
    快一个穿着黑色魔导士服装的身影来到了坎卡的酒桌旁。
      「尤利西斯,你让我调查的第一次预告杀人经过我调查过了,不过勇者之吼
    佣兵团出什么问题了吗?怎么镇长都派人来调查他们了?」看到尤利西斯来,坎
    卡很高兴的拍了拍尤利西斯的肩膀,难得的尤利西斯居然拜托他帮忙。
      顺便勇者之吼佣兵团这件绕脑筋的问题还是让他的好友尤利西斯来想吧。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