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萧齐艳史】第三章 神山之主十一十二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11   

                   (十一)
      秦迟锦道:「你说。」
      云知还道:「在下有一套双修之法,能很快补充人的体力和真元,不过对秦
    仙子修为这么高的人,照理来说仍然是不够的,但是在下还有一枚扳指,师父说
    它能把天地之间的灵气转化到我的阳精里,所以我在想,如果能大大提高空间里
    灵气的浓度,也许它的转化速度会更高一点,足以使秦仙子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
    过来。」
      说完好一会,没听到秦迟锦的回应,云知还心中微慌,忙道:「当然,这种
    方法不一定奏效,而且还要冒犯秦仙子的玉体,仙子若是不愿意,在下绝不敢有
    丝毫怨言。」
      秦迟锦的声音响起:「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自九岁开始跟随师父修行,我
    的心中便只有大道,这一具身体在别人看来也许美丽,在我心里,却不过一具臭
    皮囊罢了。但是,正因为我向道之心如此坚定,现在想要救你,却有一个很麻烦
    的问题。」
      云知还松了一口气,道:「不知是何麻烦问题?」
      秦迟锦道:「据我所知,双修之法乃是男女欢爱到极处之时,各出一种体液
    混合在一起,然后由一方吸取浆液精华,转化为纯净的真元,再反哺给另一方。
    我的问题是,大约八年之前,便已割除了男女之情,无法再到达高潮了。」
      云知还微楞,道:「怎么割除男女之情?」
      秦迟锦道:「很难跟你解释,总之就是我『想』了一下,然后乳房和私处就
    没有感觉了。」
      云知还不是很相信,道:「我想试一下,仙子同意否?」
      秦迟锦道:「你坚持要试,我也没意见。不过得等到我再为你拔除一次体内
    的针劲之后。」
      云知还道:「好。那我要过来了。」
      秦迟锦嗯了一声,云知还便转身走了过去。
      此时可以大大方方地看她,云知还便把她好好地打量了一番。秦迟锦的容貌
    与李萼华有些相似之处,五官秀丽绝伦,只是整体上更为清淡一些,眉眼之间有
    一种超脱凡俗的气质。她虽然赤身裸体地坐在男人面前,却丝毫没有情色之感,
    反而像是一支出水的荷花,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云知还走得近了,便闻到了一缕与蓁蓁身上相似的夏夜星光的味道,想必樊
    迟就是由此发现蓁蓁与她的渊源了。
      云知还把自己身上的衣衫脱去,沿着几级石阶,缓缓下池。他的胯下阳物翘
    得老高,随着走动一跳一跳的,换成别的女子,早该羞得满脸通红了,秦迟锦却
    只好奇地看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淡定地倚壁坐着。
      待云知还走到面前,秦迟锦便让他背对着坐下,一双雪白凉滑的玉手贴在他
    的后背,默默地为他化解体内针劲。
      云知还白天之时很难察觉到那些针鱼,所以几乎没有任何感觉,过了小半个
    时辰,秦迟锦收回了纤纤素手,他才知道原来治疗已经结束了。
      云知还回头看了秦迟锦一眼,见她额上香汗微微,秀脸上有一丝疲倦的神色,
    知道只是拔除四分之一的针劲,对她来说消耗也不小,心里涌起一阵感激怜惜之
    情,便伸出手去,替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秦迟锦明显愣了一下,却也没有阻止他。
      云知还觉得直接提枪就上的话,好像差了点什么,便随口问道:「秦仙子是
    何方人士,家里父母可还安好?」
      秦迟锦道:「我是邺城人,我父亲是前朝的兵部侍郎秦守仁,他的事情想必
    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
      如今的北齐帝都便是邺城。前朝的兵部侍郎秦守仁,云知还确实知道,听说
    邺城破时他从城头跳下,殉国而死,夫人得讯在家自缢。时人都说他们是忠义节
    烈之士,虽然阵营不一定相同,却大都是心存敬意的。只是云知还本来是想活跃
    一下气氛,这么沉重的事情倒是不好继续下去,说了些节哀顺变的话,又换了一
    个话题:「秦仙子往常便是呆在这神山之上,一心修道么?」
      秦迟锦道:「嗯,外面也没什么好看的。」
      云知还道:「仙子可有什么亲朋好友?」
      秦迟锦道:「没有。」
      云知还道:「不知秦仙子修道是为了什么?」
      秦迟锦道:「不为了什么。」
      云知还道:「修道总有一个理由吧,秦仙子在这儿呆了十几年,有朝一日得
    道飞升,到了仙界又呆十几年,然后再次飞升,到另一个世界,再再飞升,如此
    循环下去,不会觉得有点无聊么?」
      秦迟锦道:「这我倒是未曾想过,只是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也没什么特别
    的,把这过程再重复几次,想来也就是那么过去了。」
      云知还笑道:「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秦仙子难道就没有过韶华易逝,人生
    苦短,当及时行乐之慨?」
      秦迟锦不答反问:「不知道云公子最喜欢什么?」
      云知还毫不犹豫地道:「当然是美人。」
      秦迟锦道:「想必云公子有很多情人了?」
      云知还点了点头,道:「确实有好几个。虽然我不这么称呼她们。」
      秦迟锦道:「那么云公子一辈子从这个美人身上,爬到那个美人身上,难道
    就不会觉得无聊么?」
      原来她是想说世界就是美人,美人就是世界,人的一生不过是从这儿到那儿,
    从那儿到这儿,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云知还道:「秦仙子便是因为对世间一切已丧失兴趣,才要修道的么?」
      秦迟锦道:「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我修的功法,便叫梦幻空花。」
      云知还道:「但是我看秦仙子既要守护这座神山,又要隔三岔五地去教蓁蓁
    练功,恐怕还不到视万物为虚空的境界。」
      秦迟锦道:「蓁蓁是我挑选的下一任剑圣传人,等她修道有成,神山自然也
    不用我守了。」
      云知还道:「秦仙子为何不给蓁蓁取名?」
      秦迟锦道:「名字不过是为了把一个人,一件东西,从万物中分离出来,增
    加辨识的印记,我既已认识了她,又何必再取这无用之名?」
      云知还道:「可是蓁蓁自己却很喜欢呢。」
      秦迟锦难得地微微一叹,道:「她有了一个名字,觉得自己更独特了一些,
    能与旁人区分开来,自然感到很高兴。」
      云知还道:「这样难道不好么?」
      秦迟锦道:「也没什么好不好,只是我门中修行讲究无物无我,强调玄同而
    不是相异。」
      云知还思索片刻,才开口道:「她既然喜欢,说明这符合她的本性,泯灭掉
    自己的本性,再去求道,是不是有点南辕北辙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秦迟锦道,「但是你跟我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让我做
    好心理准备,而不是真的要跟我谈玄论道,对吗?」
      云知还道:「是的。」
      「其实我不需要这个,你要想救自己,就快一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十二)
      云知还望着她晨星一样明亮和辽远的眼睛,道:「那就得罪了。」伸臂把她
    香软滑嫩的身子抱进怀里,一手捏起她柔腻的下颔,低头朝那两片鲜嫩水润的唇
    瓣吻了上去。
      秦迟锦美目微睁,第一次与男人接吻,显然有点不太习惯,她的双唇被云知
    还不断吮吸摩擦咂弄,脸上感觉到对方阵阵喷来的炽热鼻息,产生了一种奇怪的
    感觉,好像自己变成了一棵小草,正在被一头牯牛一点一点地吃进肚子里去。
      云知还肆意亲吻着她,情欲渐渐升腾,便用舌头顶开了她的牙关,闯进去尽
    情搅弄。
      秦迟锦滑嫩的香舌被他噙在嘴里,狠吮细吻,好像那是天底下最美妙的食物,
    而自己则是个只顾狼吞虎咽的饕餮大汉。
      秦迟锦心里没什么强烈的感受,只是整根舌头被吃进对方嘴里,两人嘴巴粘
    得紧紧的,不禁有些呼吸困难,雪脸上出现了一点红晕。
      云知还亲吻了好一会,才有些心醉神迷地离开了她的唇瓣,从芥子空间里取
    出申小卿给的那袋上品灵石,道:「请秦仙子施法,把这附近两丈的空间封锁起
    来,不要让灵气泄露出去。」
      秦迟锦依言而行,两人外围便出现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光球。
      云知还运起真元,忍着淡了许多的刺痛,砰地一下,把袋里那数十颗灵石震
    碎,一股浓郁之极的灵气瞬时充满了球内的小小空间。
      秦迟锦道:「其实用不着这么多灵石,这些池子乃是先师布下的阵法,有聚
    灵之效,池水早就被灵气浸透了。」
      云知还道:「小命要紧,浪费一点也无所谓了。」
      此时一切准备完毕,云知还也就不再客气,从她的额头开始,热吻如水般流
    下,漫溢过她的秀脸、雪颈、玉乳、小腹、花唇、大腿、小腿,一路淌到了她嫩
    笋似的足尖,双手也没闲着,或轻或重,或快或慢,抚摸过她身上每一寸雪腻无
    暇的肌肤。
      秦迟锦微微眯起眼睛,虽然云知还的亲吻爱抚并没有激起她心中的欲火,但
    是也像泡在温水里似的有种懒洋洋的舒适感,心里不是很排斥。
      云知还见她没什么反应,微觉神奇,当下拿出手段来,把她饱圆如瓜的玉乳
    一手一只握在手里,搓面团似的揉捏不停,脸埋在她胸前,轮流啃啮着两粒尖俏
    粉嫩的乳蒂,有时更是用牙齿轻轻咬住,往外拉扯,直到了极限,才一下松开,
    让乳尖在微响中弹回原处,带得雪白的乳球乱晃。
      可是即使如此,秦迟锦除了呼吸变得急促了一点,仍然没什么反应。
      云知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他一向自豪于能把女子送上一次又一次
    巅峰,秦迟锦冷淡至此,倒是激起了他强烈的征服欲。
      他抬起头来,亲了亲秦迟锦的鼻尖,笑道:「秦仙子果然与众不同。」
      秦迟锦道:「我觉得你这是在白费功夫。」
      云知还道:「即使空忙一场,最后一天能在秦仙子的怀里死去,我也算不枉
    此生了。」
      秦迟锦知道他这是想用言语来挑逗自己,不为所动,淡淡道:「你这些花言
    巧语对我没用。」
      云知还舔了一下她白皙的耳垂,又往她耳孔吹了一口热气,道:「秦仙子要
    不要跟我打一个赌。」
      秦迟锦道:「什么赌?」
      云知还道:「不用两个时辰,我就能把秦仙子弄得高潮迭起,死去活来。」
      秦迟锦道:「虽然我不介意与你一赌,可是你身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云知还想了一想,自己还真拿不出能打动秦迟锦的赌注,无奈道:「那就算
    了。」顿了一下,补充道:「不过赌的内容我是认真的。」
      秦迟锦道:「你要是真有那本事,我也表示佩服。」
      云知还只觉得她这么平平淡淡说来,却是比任何媚术都要厉害,不禁情欲鼎
    沸,知道暂时弄不出她的水儿,便从芥子里取出一瓶润滑用的桂花油,牵起她的
    右手,倒了一些香油到她莹白的掌心,再把热得发烫的阳物置于其上,使她五根
    纤润的手指包住棒身,前后撸动一阵,把亮闪闪的油液涂满阳根。又把她从水中
    捞起,靠在池壁上,分开两条犹在滴水的雪滑美腿,笑道:「秦仙子是自己来,
    还是要在下代劳?」
      秦迟锦道:「你来吧。」
      云知还便用手指蘸了桂花油,把她精美如玉器的花唇揉开了,一点一点地刺
    了根手指进去。
      秦迟锦细长温暖的玉户里多了一根不肯安分片刻的异物,不断地把油液涂抹
    在嫩壁上,每一粒小小的凸起,每一处细微的凹陷,都没有遗漏,认真仔细之处,
    粉刷匠只怕也要甘拜下风。
      云知还把她的小穴探摸了一遍,只觉得紧致膏腴,吸裹有力,阳物不由越发
    胀挺,心想:不管了,先泄了火气再说。
      他把肉棒抵在秦迟锦穴口,道:「秦仙子,我要进来了。」
      秦迟锦没说什么,只把秀目往两人身下瞧去,脸上既不害羞,也不紧张,只
    是有一点好奇,似是想弄明白,这根紫红色的大棒子,究竟要怎样插进自己的身
    体里去。
      云知还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发情的公犬,正被一个高于自己的智慧生物观察
    评估,心里发起了狠:我就不信弄不服你……先送了棒头进去,再握住她纤腰,
    下身用力一挺,噗叽一下,阳物破开重重阻隔,尽根没入了她的嫩穴之中。
      秦迟锦微哼一声,随即没了动静,过了一会,一缕殷赤从被撑圆的穴口缓缓
    流了出来,淌在雪白的大腿内侧,瞧来颇为触目惊心。
      云知还心中生起一阵怜惜,便捧着她的玉脸好好亲吻了一会,才道:「秦仙
    子,你现在感觉怎样?」
      秦迟锦道:「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云知还见她秀眉微微蹙起,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一时倒是判断不出来她此时
    究竟感受如何,按照惯例,还是在她前胸后背晶莹如玉的肌肤上温柔抚摸了一番。
      秦迟锦的身子当得一个冰肌玉骨的赞美,处处纤秾合度,寸寸软腻怡人,手
    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仿佛夏日之时滑行于雪地,欢畅之余,更有一种沁人心脾的
    凉意。
      掌指上传来的美妙触觉,让云知还浑身舒畅,甚是销魂,底下按耐不住,便
    在她的紧窄玉穴里抽添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