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仙绿妙语】续写 第十六章 失了心智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14   


              仙绿妙语 续写第 十六章 失了心智
      林轻语此时心中正心乱如麻,心里一边想着如何回答门外心爱师弟韩易的插
    科打诨,这边更未想到这丑老怪竟如此胆大妄为,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再次将自
    己压在身上,更有甚者还将胯下那根肉棒已然顶到了自己的幽谷之处!
      林轻语心中大惊,眼神中不禁多了一丝惊色,低声斥道:「你想做什么?!」
      丑老怪面色得意,低头趴在林轻语的耳边轻声淫笑道:「已然这般了,您说
    老奴想做什么?」
      林轻语面色一寒,冷声道:「滚开!」
      丑老怪嘿嘿一笑,大手又是指了指外面,笑道:「林小姐别耽误了韩公子啊,
    他还在等您回话呢!」
      「你!……」,似是听出丑老怪言中的有恃无恐,不过韩易在外,林轻语哪
    里顾得了这么说,只得扬声对门外喊道:「我无大碍,只是磕碰了一下而已,倒
    是你,整天就知道油嘴滑舌的不学好!」
      说完,林轻语面色笑容不再,转而面向丑老怪,面颊冰霜,低声道:「你到
    底想做什么!?莫要忘了底线!否则……!」林轻语说完这话,美眸中精光闪烁,
    杀机顿起,言语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丑老怪似乎并不为所动,还是牢牢的将林轻语扣在身下,嘿嘿一笑,正要答
    话,不等丑老怪张口,门外又是传来了韩易爽朗的笑声,「师姐,你就别说我了,
    你倒是快点呀,你还督促我加紧修习呢,怎么现在倒是我走在你前面了!」
      丑老怪话未出口,听得外面再次传来韩易的声音,刚刚到嘴边的话又是咽了
    下去,眼珠转了转,似是很善解人意的让林轻语先行回答韩易的话,摆了摆手,
    表示自己不急。望着丑老怪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林轻语心中厌恶,眼神中又满
    是无奈,只好强打起精神,对门外韩易喊道:「师姐方才刚刚起床,还未洗漱,
    估计还要一会,要不……你先去法堂修习吐纳,我……我随后就到……」
      平日里对林轻语言听计从的韩易一听师姐让自己先行过去,刚要答应,不过
    话到了嘴边还未出口,心中一动,这个时辰估计法堂中门内弟子已经有不少人在
    那作课,倘若此时要是能和师姐一起携手进门,岂不是大家都会知道我与师姐的
    关系更是亲密无间?想到这,韩易喜上眉梢,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于是对林轻
    语喊道:「师姐,我不急的,没关系,我在这门外等你一会好了,不过你可要快
    点啊,不然我可要推门进去了啊哈哈!」说着,大手在门上轻轻叩了几下,似是
    想要推门而进。
      林轻语听完韩易的话,暗道苦也,看到丑老怪的面色得意之色更浓,心中不
    禁又苦又恼,只得先行答应韩易一声:「罢了,那你现在门外等我一会吧!」
      林轻语讲完,面色转而变冷,接着低声对丑老怪怒声斥道:「你到底还想怎
    样,你想要的的方才已经得到,还不速速退下!」
      丑老怪听完笑而不语,下体慢慢在林轻语的幽穴之处慢慢磨动,微声道:
    「您说老奴想做什么呢?」
      林轻语听言怒声道:「你莫要忘了事先言明的底线!」
      丑老怪微微一笑:「林小姐生的如此美艳动人,世间哪个男子能在林小姐的
    面前守住底线啊!」
      林轻语听完,不再言语,只是眼中寒意更深,晶莹玉白的手腕微曲,些许光
    芒微盛,似要出手,好像知道林轻语要做什么,丑老怪眼神一凝,身体微微一顿,
    接着笑道:「您最好莫要那般,否则发出了什么声响,让门外的韩公子听了去,
    莫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以他对您的关怀爱护,当下冲了进来,如今咱俩这般情
    景,可就……恩?」
      林轻语听完,手中光华定住,绝色秀丽的脸颊上阴晴不定,似是思考,轻轻
    吐了口气,微声说道:「不论如何,不可越过底线!」
      丑老怪楞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林轻语心智如此坚定,前面动情到那般地步,
    现在更是对自己的这般威胁仍是不愿交出处子红丸,继而心思急转,林轻语这等
    美人,心智固磐坚定不说,修为更是深不可测,绝不可与之强来,于是丑老怪深
    深叹了口气,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轻声微言道:「林小姐既然看不上老奴这般
    腌臜的奴才,老奴自是也不敢妄想攀凤,您说的底线,老奴自当遵守罢了……」
      听完丑老怪的话,林轻语心中一喜,暗暗舒了口气,幸好自己的强硬使得让
    这丑老怪退让,否则这般情景下,倘若这丑老怪真要硬来,门外还有韩易在此等
    候,发出了什么声响动静,林轻语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林轻语面色有所缓和,低声道:「那你快点退去罢!改日……改日你……你
    再过来!」似乎听得自己话中有着些许的暧昧气味,林轻语面色一红,似是羞涩,
    只得急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改日你再将心法呈献与我!」
      丑老怪望着林轻语那因为羞涩而导致的面若桃花的绝美面颊,咽了口唾沫,
    食指大动,心中暗道:「哼哼,哪有你想的这么容易!」
      丑老怪嘿嘿一笑,缓声道:「林小姐急什么,老奴虽说不越过底线,但也没
    说这就速速退去啊!」
      林轻语闻言一愣,美眸微眯,表情也慢慢的变冷,缓缓道:「你还想做什么!」
      丑老怪看林轻语变脸变色如此迅速,更是暗自庆幸自己方才的决定,没有与
    林轻语霸王硬上弓,当下嬉皮笑脸道:「没有什么,只是方才林小姐您的琼浆玉
    露老奴还没有尝够,」顿了顿,丑老怪面色发苦,指了指自己的胯下肉棒,轻声
    道:「而且您瞅瞅,老奴这里还硬着呢!」
      听完丑老怪的话,林轻语面色稍有缓和,继而顺着丑老怪所指,看到了丑老
    怪的胯下那根硕大坚挺的肉棒此时又已经是昂首抬头,狰狞不已,似是想要征伐
    掠地,虽方才已经见过甚至摸过这只肉棒巨龙,但林轻语不禁还是转过头去,面
    色红润,轻声道:「改日不行么,今日你也知道,我还有事要……」
      不等林轻语讲完,丑老怪抢先嘿嘿说道:「您放心,不会耽误您很久的,况
    且您方才不是告知韩公子让他等一会了么,仙子沐浴更衣,哪里有那么快啊…
    …」
      林轻语哑然顿声,只得轻声道:「那……那你快一点罢!……」
      丑老怪听完,低声哈哈一笑:「您放心,老奴这就给您沐浴洗澡!」
      「你!……」不等林轻语说完,丑老怪便将方才已是微微起身的林轻语再次
    扑倒在床榻之上,一张大嘴再次覆上林轻语的檀口玉唇,将林轻语的话堵在口中,
    大肆亲吻起来。
      林轻语话还未出口,便被丑老怪吻的喘不过气来,两只舌头很是熟悉的交缠
    在一起,上下追逐舔弄,吸吮缠绵。林轻语方才心中还在疑惑丑老怪所言的要给
    她洗澡之事,继而心中恍然,这丑老怪在自己身上用舌头舔舐吸吮,自己身上每
    一寸肌肤上都会留下他的脏臭口水,不是洗澡是什么?听懂了这丑老怪的淫言秽
    语,林轻语心中更加厌恶鄙夷,果真是一个下流淫贱的坯子!
      辰时已过,仙子峰在昨夜狂风暴雨的一夜洗刷之下,仿佛洗净尘埃铅华,像
    是真正的仙子那般亭亭耸立在群山众峰之中。今日太阳倒是高高的挂起,天空放
    晴,万里无云,暖风轻抚人面,山间树丛,花丛溪流之间,不时传来各种走兽飞
    禽的嬉闹鸣叫之声,美景良辰,令人陶醉在这山间美景之中。
      妙法门林轻语的住处,韩易正坐在林轻语小屋外的石桌石凳处,双手托腮,
    嘴角含笑,眼神微眯,似是在等自己的心爱之人。想着心中那一抹款款白衣正在
    洗漱打扮,为的就是一会和自己一起去法堂作课,又想着一会和师姐能携手入门,
    自己身上得传来多少羡慕嫉妒的眼光,韩易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自豪和幸福。
      自己和师姐在师傅赵姑娘门下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十几年的青梅竹马,那一
    袭白衣早已在韩易的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谁也不可抹去。
      虽然昨日林轻语说了不少门中门外之事,仙元大陆门派众多,勾心斗角,那
    些东西,韩易只觉得师傅直接即能随意处理,他不在意,也不想知道,他只想永
    远和师姐在一起,哦,对,还有师傅赵姑娘,永远不分开,一辈子!
      林轻语的屋内,还是那边精巧雅致,可断断续续的总是升起几声刻意压低的
    女子呻吟,给这座仙子玉闺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
      「恩……唔……啊……恩……」
      「别……你轻点……不要……啊!……」
      此时,丑老怪早已是在趴在林轻语的身上,大嘴正在林轻语的胸前不断地吸
    吮裹弄,林轻语的胸前甚至出现了因为丑老怪刻意用力吸吮产生的几片红斑,宛
    如草莓一般,在林轻语洁白无瑕的胸前肌肤上显得格外瞩目。
      林轻语嘴里不时喊出不要,双手却紧紧抱住丑老怪的头,不知是想要推开还
    是想要紧紧将丑老怪按在自己的胸前,面色通红,眼神迷离,檀口微张,修长的
    玉腿因为丑老怪那只在她幽谷处的不停抚摸作怪而不时微微颤抖,双脚更是微微
    抬空,不时伸直弯曲,似是紧张刺激正盛。
      慢慢的,林轻语觉得下体热流更浓,快感更加强烈,双腿的抖动频率也是愈
    发的快了起来,檀口更是呻吟娇喘不断:「啊……别……我不行了……啊!」
      虽是声音极低,却有着说不出的蚀骨销魂,魅人心神,丑老怪听得真切,心
    中暗笑,这美人处子果真是敏感不堪,这么一小会便又要泄身,当下放弃胸前妙
    乳,慢慢向下,来到林轻语的幽穴圣地处,看到林轻语的蜜穴处早已被自己大手
    作弄的是泥泞不堪,当下不再犹豫,伸出舌头,对着林轻语的幽穴玉蝶吸吮舔弄
    起来!
      「啊……别……啊……!」林轻语仿佛感觉自己的下体好像遭受到了雷击一
    般,传来的真真刺激快感彻底点燃了她的身子,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更是并拢,
    夹紧了丑老怪的头,不多时,林轻语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处在波涛浪尖一般,自
    己雪白平滑的小腹也在微微起伏颤抖,似是刚才的那种感觉又来了一遍,还有愈
    演愈烈的趋势!
      「啊……不行了……啊!我好想……好像……要死了……啊!……」
      随着林轻语的低声呻吟,丑老怪感觉林轻语的幽穴处蜜液越来越多,夹紧的
    双腿也在不时的松开并拢,林轻语的雪白玉体上甚至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情欲粉色,
    身子也在无规则的抖动不已,双手更是狠狠的抓紧被褥床单。
      「啊!……来了!……」
      突然,林轻语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雪白绝美的身躯小腹微抬,在空
    中形成了一个弯弯的弧度,一股琼浆从林轻语的幽穴中射了出来,打在了丑老怪
    的口中,这一次,丑老怪没有放开林轻语的幽穴,将所有的琼浆玉液尽数吸到自
    己的嘴里,品尝咂摸不已。
      高潮过后的林轻语身体小腹仍然是在不规则的偶尔抖动着,甚至玉腿也是抽
    搐不已,似乎在留恋刚才的激情瞬间,面色通红,眼神迷离的望向榻定顶,口中
    确实喃喃自语,不为人所闻。
      丑老怪看着林轻语高潮后的魅人作态,又望着自己仍是坚硬无比的肉棒,心
    中欲火更加旺盛但又是叹了口气,思虑再三,还是没有勇气与林轻语硬来,否则
    一个说不好,恐怕要前功尽弃,林轻语的性子还是太过冰冷,心智又是如此坚定,
    她认准的事与底线,恐怕很难改变。
      「心智?!」丑老怪突然想到了这个词,林轻语到了此时此刻,仍是不愿意
    献身,不就是心智固磐所致。
      那……
      倘若让她,失了心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