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天龙之淫乱慕容复】续写2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17   


      「复哥哥,人家的脚丫有点累了……」
      此时,慕容复牵着王夫人的手,两人漫步在山庄后花园里,一身淫秽不堪打
    扮的王夫人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薄纱裙,丰满的两颗大奶子露在外面,奶头上带着
    两朵花。
      王夫人是撅着屁股走的,只见她那薄纱裙从前面垂下,刚好遮住了她的蜜穴
    部位,后面则是完全将丰满的大屁股露出来,屁股上还插着一根香蕉,露出在外
    面,显得淫荡极了!
      而穿着木履的白嫩脚丫上,十颗可爱的脚趾头上则是涂着白色的物体,那其
    实是奶油!
      「好夫人,脚丫累了怎么办呢?」
      慕容复浑身赤裸,只有下身穿着一件像是丁字裤的内裤,此刻勃起的肉棒从
    边上顶了出来,就跟没穿似的。
      「人家也不知道呀,只是人家的脚丫三天没洗了,昨晚还用尿尿泡了一晚,
    现在走了这么久,好像还出汗了,好烦呀。」
      王夫人故作天真可爱的眨着大眼睛,涂着口红的小嘴微微嘟着,她已经在期
    待她的好男人一会的表现了,想到自己的男人一会会将自己的脚丫全都舔一边,
    她的大腿都湿了。
      她一边说还一边看向慕容复的大鸡巴,见大鸡巴在她说话的时候一抖一抖的,
    龟头上还流出了前列腺液体,她的花心控制不住的流出一大股浪水,顺着大腿流
    下,最后流到脚丫上。
      最后王夫人觉得好像还不够刺激,她将她白嫩可爱的脚丫从木履里抽了出来,
    金鸡独立的姿势将一只带着浓浓香气的脚丫举到了慕容复的脸上,娇嗔着说:
    「复哥哥,你看看嘛,都出好多汗了呢。」
      说着的时候,五颗小脚趾头还一圈一缩的伸展着!
      「大骚逼!」
      慕容复怒吼一声,握住眼前的白嫩脚丫,将它压在自己的脸上,扑鼻而来的
    是一股说不出的复杂味道,有脚汗,尿液,骚臭,还有浪水的香甜味,让他一闻
    到,就马上伸出舌头在白嫩的脚掌上舔舐着!
      「嘻嘻,复哥哥,味道怎么样?」
      王夫人娇笑着,脚丫被心爱的男人舔弄,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刺激感,她趁着
    慕容复伸出舌头,用自己的大脚趾和第二颗脚趾,夹住了慕容复的舌头,轻轻的
    拉扯着。
      由于她们的武功高强,她就这么单腿站立着,一只脚丫夹住慕容复的舌头。
    将他带到了凉亭这里坐下,然后将另外一只脚丫上的木履随意的一甩,也不知道
    飞那去了,然后两只脚丫踩在慕容复的脸上,揉搓着他的脸颊。
      「香不香?复哥哥?」
      至于坐下后,屁眼插着的那根香蕉会出事吗?当然不会,王夫人的屁眼经过
    这段时间的锻炼后,很轻松的就能将夹住的东西吃进去。
      正在淫乱的两人没有注意到,那只飞出去的木履正好砸在了在此地假寐的王
    语嫣脸上,她一被惊醒,就闻到了一股令她小穴一抽的味道!
      王语嫣将脸上的木履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她母亲大人的,她一阵失神,突然
    听见母亲和表哥的声音,她寻着声音一看,只见自己一表人才的表哥,穿着淫秽
    不堪的衣物,捧着母亲的两只小脚丫舔的津津有味!
      而自己温婉贤淑的母亲穿的比那些画中的妓女还要低贱!
      王语嫣懵了,她将母亲的木履拿到鼻子闻了闻,突然有些理解表哥了,这味
    道她闻一下都有些受不了,甚至还想伸出舌头尝一下,只是她心中的矜持让她暂
    时做不出这种事。
      她继续看着那边的表哥和母亲,只见王夫人一边用脚趾在表哥的嘴里搅拌,
    一边用另外一只脚丫揉着表哥的脸!
      「复哥哥,人家的脚丫好吃吗?味道好不好?」
      王语嫣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能露出这种媚态,好似能勾魂一般!
      「嘶溜嘶溜……好吃,大骚货,你的臭脚丫子味道真棒,上面怎么吃好像都
    有一股尿味!」
      尿味?!
      王语嫣心中一惊,将母亲的木履举到鼻子下,再深深的一闻,果然有一股尿
    液的骚臭味!
      她湿了,两腿之间从未见过生人的小穴湿的不可收拾,将她的裙摆都弄湿了!
      「嘻嘻,更好吃的在这里哦,人家刚刚运功将它震碎了,好复儿,要不要尝
    尝呀?」
      「要,大骚货快给我!」
      「那你还不躺下。」
      慕容复马上躺在地上,而王夫人则是运起轻功,两手抓在凉亭的横梁上,两
    条修长性感的大腿呈一字马的打开!
      「嘻嘻,复哥哥,今天这样玩吧,感觉这样更刺激呢!要接好哦。」
      「快点来吧,大骚逼。」
      「哼哼,骂人家大骚逼,人家拉你一脸香蕉屎!」
      王夫人娇嗔一声,天天灌肠的嫩屁眼张开,那灌在里面一上午的牛奶,带着
    香蕉碎块一下喷射而出,浇的慕容复一头一脸!
      王语嫣吃惊的张大小嘴,这一幕让她震惊不已,胯下的小穴也一抽一抽的达
    到了高潮,大量的浪水打湿了她的大腿,流到了她的棉鞋里!
      同时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将母亲的木履盖在脸上,小小的舌头在木履上舔舐着!
      表哥,娘亲,我也好想拉在表哥头上,我也好想被娘亲拉的一头一脸!呜呜
    ……娘亲的鞋好香……呜呜……好想舔娘亲的脚丫……
      王夫人将屁眼里的香蕉混合着牛奶喷出来后并没有马上下来,而是媚笑着看
    着慕容复,说:「好人,喜欢吗?」
      「唔唔,好吃……大骚货娘子的香蕉味道太棒了!」
      慕容复将脸上的香蕉碎块吃进嘴里,打了个饱嗝,而且他耳听八方,在王语
    嫣舔着木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有人在这里,不过慕容复听声音是个女人,也就
    不再在意。
      「好人,人家给你表演撒尿尿哦!」
      王夫人尿道一松,大量的尿液从尿孔里喷洒,将慕容复淋了个通透。她才从
    横梁上落下来,还带着尿液的小穴坐在慕容复的嘴上,让慕容复给她清理。
      慕容复舔了一会,将小穴清理干净后,低声跟王夫人说:「好娘子,我们玩
    个刺激的。」
      王夫人双眼一亮,媚声道:「坏人,又想怎么作践人家呀。」
      「你这骚屄,越作践你你不是越兴奋吗!」
      慕容复在王夫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起身将肉棒插进王夫人的屁眼里,将她
    如同给小孩把尿一般抱在身上,一边走一边肏着多汁的小穴。
      「啊哈……好相公……骚穴里面好舒服……肏死我这条骚母狗……嗯啊…
    …」
      王夫人兴奋的大叫,一点也不怕被人听见。
      慕容复一边抱着王夫人肏着,一边往哪个女人的方向靠近,眼尖的他一眼就
    看出了是王夫人的女儿,他的表妹王语嫣,躺在地上,正拿着她母亲的木履放在
    嘴上舔着。
      慕容复坏笑一声,脚下一点运起轻功,一下飘到了王语嫣头上,他还故意弯
    曲双腿,令王夫人的小穴能更加贴着王语嫣。
      王语嫣闭着眼尽情的舔着木履,脑海中幻想着她的母亲王夫人,突然感觉好
    像有液体落到了脸上,她以为是下雨了,结果睁眼一看,一个流着淫水的淫乱小
    穴就在自己的眼前,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小穴下面的屁眼里进进出出。
      娘亲!
      王语嫣一下屏住呼吸,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娘亲的屁眼被肉棒肏的翻开
    又闭合,滴落在脸上的液体让她回过神来,张开小嘴将娘亲的淫水都接到小嘴里,
    喝了下去。
      「好舅妈,抱住我的脖子,复儿要火力全开了!」
      「啊哈……相公……大鸡巴爹爹……屁眼好爽……啊……肏烂我的屁眼吧
    ……哦哦……」
      王夫人闭着一双美眸,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就在自己的小穴下,张着小嘴
    接着自己多汁的小穴喷洒的淫水,她反手紧紧的抱住慕容复的脖子,屁眼里那根
    肉棒让她的小穴一直喷洒着淫水。
      慕容复的手空出来后,便悄悄的向后摸了上去,摸到了王语嫣的小穴上,捏
    着她肿胀的阴蒂。
      王语嫣差点没忍住喊了出来,慕容复的手指一摸上自己的小穴,她就知道自
    己小穴上的手指是表哥的,自己正在被表哥玩着小穴!
      情欲不断上涌,王语嫣突然慢慢的抬起头,将自己的小嘴对准娘亲王夫人的
    小穴,亲了上去。一接触便是猛烈的吸吮着。
      「哦……怎么回事……语嫣!啊……不要啊……不要舔啊……尿了啊!!」
      王夫人正在享受着屁眼里的肉棒,小穴上却传来被舔舐的感觉,吓得她马上
    睁开眼一看,结果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女儿,想到自己正在被侄儿,她的表哥肏着
    屁眼,这股异样的刺激直接让她下体失禁,大量的尿液伴随着淫水如同水龙头放
    水一样,全喷到了女儿的头上,脸上!
      王语嫣好似在喝什么仙露一般,张大小嘴,不断的将自己娘亲的尿液,淫水
    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同时这极度兴奋的她被慕容复扣着的小穴,也在这一刻达到
    了高潮,比王夫人还要多的淫水猛的喷了出来!
      「好表妹,要尝尝这个吗?」
      王语嫣还在回味着高潮的快感,听见慕容复的话回过神来一看,刚刚插在她
    娘亲屁眼里的大肉棒正凶神恶煞的摆在自己脸上,想到这根大肉棒刚刚肏了娘亲
    的屁眼,她嘤咛一声,小嘴不受控制的将肉棒含住,品尝着上面的味道。
      王夫人还挂在慕容复身上,小穴里还滴着淫水,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吃着肏过
    自己屁眼的肉棒,她完美无瑕涂着艳红色指甲油的十颗脚趾头一蜷,小穴抽搐几
    下,结果却是尿眼一松,一股骚尿猛的喷了出来!
      「啊啊啊……快躲开啊……语嫣……娘亲要忍不住了啊啊啊!!!」
      王语嫣正陶醉在表哥慕容复肉棒上的味道里,突然就被一股热流喷到了脸上,
    那股骚香味让她不顾这是娘亲的排泄物,吐出慕容复的肉棒,就将小嘴堵在了娘
    亲的小穴上,一边吸一边吞咽!
      「啊啊啊!!不要啊!!」
      感受到女儿正在用嘴接着自己的尿,王夫人嘴上含着不要,尿液却喷的更猛
    了!
      慕容复还没射精的肉棒一抖,猛的喷出了一股精液,射在了王语嫣的身上,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把心爱的舅妈肏的尿都失禁了,而且自己的表妹还变态的吃
    着舅妈的骚尿,处在兴奋状态的他伸手在王语嫣的脸上摸了下,将手指塞在嘴里
    尝了下味道,尽管早就无比熟悉这股味道,但是这一尝到味道慕容复的肉棒还是
    又粗了一分!
      慕容复手再一次的一抹,将王语嫣脸上的全刮了下来,塞进自己的嘴里嚼着,
    然后将头探到王夫人的小嘴前,一口吻住了王夫人!
      王夫人的浪叫被堵住,接着就感觉心爱的侄儿将唾液渡到了自己的小嘴里,
    骚香骚香的味道令她直接吞咽下去,接着慕容复又渡了一口过来,这次还用舌头
    在她嘴里搅拌着。
      王夫人感觉这一次失禁是她人生中最舒服的一次,也顾不上自己宝贵的女儿
    正在喝着自己的尿液,尽情的跟慕容复的舌头交缠着。
      几分钟后,慕容复才送开王夫人的小嘴,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夫人。
      王夫人被慕容复看的怪怪的,不过她此刻也顾不上这个,而是有气无力的说:
    「女儿,别舔了,娘亲受不了了。」
      王语嫣这才从王夫人粉嫩的小穴离开,她还不舍的嘟着小嘴,吻了好几口,
    才一脸羞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娘亲,接着又受不了的低下头。
      「嗝……」
      王语嫣突然打了一个饱嗝,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接着慕容复没忍住,笑了
    出来。
      「哈哈哈哈……好表妹,喝饱了哟?」
      王语嫣不敢抬头了,将头埋进自己的胸前,她现在感觉好羞涩。
      王夫人突然闻到女儿的呼吸出的味道很熟悉,她细细的回想了一下,接着她
    的脸也红的不得了,她知道这坏蛋侄儿给自己喂了什么了!这坏蛋侄儿竟然又把
    尿液喂给自己!
      「嘿嘿,好娘子,味道不错吧?」
      听见慕容复的话,王夫人是真的感觉到了羞涩了,她也低下头,不敢再看慕
    容复,低低的说:「语嫣在呢,还不放我下来。」
      「怕什么,我看语嫣更喜欢这样的娘亲哦。」
      慕容复将王夫人想要下去的身子抱住,再一次的将她的美腿分开,让小穴暴
    露在空气中!
      「啊……别玩了啊,放我下来……」
      王夫人挣扎着,不过慕容复不管她,而是对着王语嫣说:「好表妹,不再看
    看娘亲的小骚穴吗?」
      王语嫣听见慕容复的话,想到刚刚只顾着吃,还没仔细看过,猛的将头抬了
    起来,盯着自己娘亲的小穴看个不停。
      「啊,不要看!」
      王夫人羞涩不已,不过小穴在女儿的注视下,又开始涌出浪水。
      「语嫣,还想要再跟娘亲亲近吗?」
      「想……」
      「那我想娶你娘亲为妻,你愿意吗?」
      慕容复的话令王夫人的挣扎停了下来,虽说他们在淫乱的时候会说嫁给你,
    娶你为妻这种事,但是她从来没想过慕容复真的愿意娶自己这个老太婆。
      其实王夫人也不老,她都还没到40呢。
      「娶娘亲?那……那我呢?表哥,你娶了娘亲,我怎么办?」
      王语嫣愣愣的说,也顾不上自己赤裸的娇躯被慕容复看了。
      「这个嘛,语嫣啊,我这辈子只想娶舅妈为妻。」
      见王语嫣有些难过,慕容复继续说:「不过嘛,我也很想要一个喜欢喝舅妈
    尿的骚女儿哦!」
      王语嫣听见慕容复的话小穴一紧,俏脸绯红,不知道该做何应对。
      王夫人则是感动的无以复加,侄儿原来不是只贪图自己的肉体,而是真的爱
    自己到骨子里了。
      至于母女共侍一夫的事,王夫人其实并不怎么介意,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女儿
    竟然喜欢自己的味道,还吃了自己的排泄物,这令她的屁眼都一紧。
      「表妹,你愿意吗?如果愿意的话,以后你就能跟我一起玩弄你的骚娘亲了
    哦。」
      王语嫣抬起头看了一眼娘亲,见她一脸羞红却不反驳,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女儿,你愿意让娘亲嫁给表哥吗?」
      王夫人此刻还是小穴大开的对着王语嫣,不过明白爱人心意的她,已经完全
    不介意了。
      「嗯……」王语嫣轻轻的应了一声。
      「那语嫣你还愣着干嘛?」
      王语嫣的脸通红,表哥变成了爹爹,自己以后就要喊他爹爹了吗?抬起头看
    着慕容复鼓励的眼光,她轻启朱唇说:「娘亲,爹爹……」
      说完后王语嫣的脸通红,明艳不可方物。
      「哈哈,好,好好,乖女儿,过来让爹爹看看。」
      王语嫣走到慕容复身边,马上就被慕容复封住了小嘴,舌头疯狂的挑逗着她
    的小香舌。
      「唔唔……」
      几分钟后,慕容复才送开王语嫣,咂咂嘴说:「骚女儿嘴里都是娘子的味道
    呢……」
      王夫人脸通红,媚眼如丝的娇嗔道:「变态……」
      王语嫣的脸也是通红,一半是情欲,一半是羞涩。
      「贱穴娘子喜欢变态吗?」
      「唔……喜欢……相公……快继续肏贱穴娘子……骚穴又痒了……」
      慕容复将肉棒重新肏进王夫人的屁眼里,快速的抽送着肉棒。
      「哎呀……肏骚穴啦……屁眼刚肏过了……哦哦……」
      「我要再把骚娘子的骚尿肏出来,喂给骚女儿喝!骚女儿,你喝吗?」
      王夫人一下又兴奋起来了,水汪汪的双眼不禁看着王语嫣,有些期待女儿的
    话。
      王语嫣看着又淫乱起来的娘亲和新爹爹,她娇滴滴的说:「人家刚喝饱了
    ……喝不下了呀……」
      她看着娘亲一蜷一蜷的精美脚趾,忍不住直接伸手握住,塞进小嘴里用舌头
    舔舐着。
      「啊……好舒服……」
      被女儿舔脚让王夫人兴奋极了,小穴一抽一抽的流着淫水。
      「嘿嘿……那就给我的骚娘子喝吧!骚娘子,刚刚尿干净没?」
      想到又要被自己的男人将尿肏出来,喂给自己喝,王夫人兴奋的大叫:「没
    有!还有好多……嗯啊……大鸡巴丈夫肏出来……骚娘子就全喝下去……啊啊
    ……骚女儿……舔的娘亲好舒服……」
      慕容复咬着牙,狠狠地抽送肉棒,撞的啪啪作响,王语嫣则是将王夫人的十
    颗脚趾头不停的舔舐着,她爱死这股味道了。
      「来了……相公……又要被肏出尿了啊啊啊……」
      慕容复听见王夫人的话,急忙将王夫人压在地上,将她性感的大腿压到她脑
    袋两边,流着淫水的小穴就在她的小嘴上方,因为王夫人武功好,这点动作轻而
    易举就能完成!
      「骚娘子,全都要喝下去哦!」
      「啊啊啊……来了……被大鸡巴相公肏到尿都出来了啊啊啊……」
      慕容复将肉棒一抽,王夫人仰起头将自己的小嘴堵在小穴上,一边吸一边向
    着慕容复抛着媚眼。
      慕容复跟王语嫣一起凑过头去,看着王夫人淫荡的吸着自己的小穴,发出一
    声声咕噜咕噜的声音,齐齐咽了一口口水。
      半响后,王夫人终于松开了自己的小穴,打了一个饱嗝,充满羞涩的看着自
    己的男人。
      慕容复大嘴一张,直接吻在那残留着黄色液体的小穴上,舌头钻进去,吸的
    吧嗒吧嗒的。
      王语嫣无法控制的也将自己的娘亲吻住。品尝着她口中的味道。
      「冤家……人家这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了,这么变态骚浪贱的娘子,你喜欢吗?」
      一会后,王夫人含着无限深情的眼神,看着慕容复。
      「嘿嘿……相公这辈子都爱死你这个喝自己尿的变态女了!」
      王夫人羞红着脸,已经想到今后的自己会是怎么样的生活了。
      「我也很喜欢娘亲,这么变态又骚又浪的娘亲!」
      王语嫣抱着王夫人撒娇道。
      「骚女儿,娘亲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一个骚货。」
      「嘻嘻……谁让娘亲的淫乱遗传到我身体里了。」
      「骚女儿,找个时间爹爹要给你开苞!」
      「人家随便你啦,最丢脸的都让你看去了,变态爹爹……」
      三人拥在一起,静静的体味着这淫乱又温馨的时光。
      几天后的晚上,母女俩坐在餐桌上,各举着一只小脚丫,母女俩的脚丫都差
    不多,小小的极为漂亮,脚趾又大到小的排列在一起,王夫人的脚趾甲上涂着银
    色的指甲油,王语嫣的脚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一黑一白更是衬托的皮肤极
    美。
      「相公,快吃呀。」
      王夫人的小骚脚上夹着几块肉,在慕容复的嘴上磨蹭着。
      「好爹爹,也吃吃人家的脚丫嘛!」
      王语嫣的脚丫上夹着青菜,同样举到慕容复的嘴边。
      慕容复一口将王夫人脚丫上的肉吃掉,接着捧着王语嫣的脚丫吸吮着,将青
    菜吃进肚子里。
      「唔唔,好饱,娘子,来点饭后饮料。」
      「咯咯……」
      王夫人娇笑一声,拿过一边的小碗放在胯下,尿眼一松,一股黄黄的液体喷
    射而出,很快就尿满了一碗。
      慕容复毫不客气的端起来,一口将心爱的女人的尿液喝完,咕噜咕噜的声音
    让母女俩都有些口干,小穴却很湿润。
      「爹爹……你就不想尝尝骚女儿的味道吗?」
      王语嫣不依的用脚丫夹住了慕容复的鼻子,撒着娇说。
      「骚女儿别急,一会先让你娘亲尝尝鲜,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先。」
      王夫人的脸一红,同时用脚丫搓着慕容复的脸说:「就知道作践人家!」
      慕容复嘴一张将王夫人的骚臭脚趾含在嘴里吸吮着,淡淡的汗味以及尿味刺
    激的他肉棒硬邦邦的。
      「爹爹偏心,也舔一下人家的脚丫嘛!」
      王语嫣在一边不依的用脚丫子拍了拍慕容复的脸说。
      「唔……真臭!骚女儿没想到你人这么漂亮,脚却这么臭!」
      王语嫣脸更红了,她天上汗脚,一穿鞋味就特别的大。
      「哼……那你舔不舔嘛!」
      「嘿嘿,骚女儿的臭脚丫子怎么能不舔一下呢。」
      放开王夫人的小脚丫,慕容复啃咬着王语嫣的小臭脚,舌头在脚趾缝里滑来
    滑去。
      「哦……被舔脚好爽哦……爹爹……好爹爹……以后每天你都要给我舔脚好
    不好……啊……好舒服……」
      「好!爹爹天天用嘴给骚女儿洗骚脚!」
      「啊啊……好舒服……骚女儿要泄了……被爹爹舔脚舔到高潮了……」
      王语嫣的脚趾头一下夹住了慕容复又长有肥的舌头,小穴一阵收缩,一股水
    柱猛的喷了出来,浇在慕容复的脸上,身上。
      「真骚,还是骚娘子的水味道好。好了,骚娘子,现在该拜堂了。」
      慕容复伸着舌头将嘴边的浪水舔到嘴里,然后拍拍王夫人的脚丫说。
      王夫人的脸上充满了幸福,虽然这场婚礼只有三个人,但是她也依旧幸福的
    不得了,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侄儿的妻子了。
      「好爹爹……你和娘亲拜堂不如玩个刺激的吧!」
      「哦?什么刺激的?」
      慕容复眼一挑,有些兴奋的说。
      「嘻嘻,一会你们拜堂的时候,没有长辈见证不是差了点嘛,那让骚女儿客
    串一下长辈好不好?」
      王夫人脸一红,想到那个画面却是湿的如同失禁一般,浪水不断的流。
      「骚娘子,好吗?」
      「坏死了,就知道作践人家。」
      王夫人用脚丫在慕容复胸上蹬了一下,却没有拒绝,不过她乌溜溜的大眼睛
    一转说:「不过人家也有条件……」
      一番打闹后,王语嫣坐在了客厅的主位上,不过她的坐姿却显得淫荡极了,
    只见王语嫣双腿分开跨在扶手上,如同煤炭一般黑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两片阴
    唇有些肥的挂在上面。
      白嫩的脚丫不时摇晃一下,胸前的两颗肥奶也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与小穴
    不同的是颜色极为粉嫩。
      不多会,一个化着妓女妆的女人,坐在一个男人的背上,让男人驼了出来。
      只见女人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肥肥的屁股坐在男人的腰上,两只涂着银色指
    甲油的脚丫在男人的头上搓着,一会又伸到男人的嘴上,让男人的舌头舔舐着。
      男人正是慕容复,心爱的女人提出的条件虽然有些让他难堪,不过想到自己
    连她的尿都喝过,于是也就同意了,再加上,王夫人答应自己的话,他也很开心。
      爬到王语嫣面前,慕容复停下后,王夫人也从他身上下来了,一起跪倒在王
    语嫣的面前。
      跪在女儿面前,看着女儿那被她用特制的胭脂染黑的小穴,王夫人没穿衣服
    裤子的小穴已经湿漉漉的,将地毯打湿。
      「哎哟,老母狗今天怎么跪在女儿面前了呀?」
      王语嫣的脚丫踩在了王夫人的脸上,骚臭的脚趾拨弄着王夫人的鼻子,嘴唇。
      「唔……回……娘亲……老母狗今天要嫁给大鸡巴侄儿……做他的母狗娘子
    ……望娘亲成全……」
      王夫人的呼吸急促,闻着女儿的骚脚,不要脸的浪叫。
      「哦?先给娘亲舔舔脚,舔的娘亲爽了,娘亲就答应你嫁给大鸡巴表哥。」
      听见王语嫣的话,王夫人直接张开了嘴,将女儿的骚脚趾含在嘴里,舌头搅
    动着脚趾,钻到味道最浓的脚趾缝里打转。
      「表哥……你要娶这条老母狗,得先给人家舔舔小穴。」
      慕容复看着黝黑的小穴,早就按耐不住了,闻言直接将头埋进王语嫣的胯下,
    张开嘴将染黑的小穴含在嘴里,舌头搅动着小穴。
      「啊……好舒服……表哥……大鸡巴爹爹……人家的穴穴这么黑……你也舔
    的这么卖力……嗯啊……好舒服……」
      「嘶溜嘶溜……语嫣……你的黑逼太性感了……好吃……表哥好喜欢你的黑
    逼……」
      王语嫣忍不住用手揉搓着自己的奶子,浪叫道:「哦哦……喜欢就多吃吃
    ……以后把骚语嫣的小穴肏黑……嗯啊……老母狗舔脚真厉害……哦哦……」
      王夫人的脸一直羞红着,被女儿侮辱让她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刺激,她迷
    失在欲望的海洋里,专心的舔着女儿的骚脚丫。
      「表哥……哦哦……你的舌头好长……人家要泄了……啊啊……小穴要喷浪
    水拉……」
      随着王语嫣的一声浪叫,小穴里喷出了一道水柱,被慕容复眼疾手快的用杯
    子接住。
      「呼呼……高潮好舒服……老母狗,可以了,敬茶吧,娘亲答应你嫁给表哥
    了。」
      「谢谢娘亲……」
      王夫人跪在地上又是一拜,不过接下来的敬茶又让她的玉脸红红的,娇躯也
    升起了红潮。
      她蹲在地上,张开双腿,那本来长着耻毛的小穴如今一干二净的白白嫩嫩,
    如同一个小女孩一样,她接着拿过三个杯子,全身放松后,将三个杯子都尿了一
    些尿进去,接着将其中一杯递给心爱的慕容复,一杯递给王语嫣,接着将最后一
    杯拿在手上。
      三人同时将茶杯中的尿液喝完后,王语嫣将一个狗项圈套在王夫人的脖子上,
    同时用一根链子拴住。
      「娘亲,这样的你好美!」
      王语嫣浪笑道。
      「骚娘子,太美了!」
      王夫人一羞,自己现在好像真的成了母狗一样,被栓上了链子,不过听见相
    公的话,心里又充满了幸福,她娇滴滴的说:「相公你喜欢就好。」
      慕容复嘿嘿淫笑道:「好娘子,以后你都带上这个项圈好不好?永远成为复
    儿我的母狗好不好?」
      王夫人的小脸红扑扑的,白嫩的骚穴淫水不断地滴落在地上,骚骚的抛了一
    个媚眼给慕容复,扭着大屁股嗲嗲的说:「汪汪……人家本来就是相公你的骚母
    狗嘛,喜欢被大鸡巴复儿操骚穴的骚母狗,贱母狗,喜欢喝语嫣娘亲尿的骚母狗
    嘛。」
      王夫人淫乱不要脸的骚话让慕容复的肉棒涨到最大,猛的把王夫人按倒在地
    上,坐在了两团丰满的大奶子上,用肉棒拍打着王夫人的小脸,一边拍打一边骂
    道:「臭母狗,骚婊子,妓女都没你这么下贱,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闻着心上人肉棒上的淫靡味道,王夫人完全兴奋起来了,她眨着水汪汪的双
    眼,浪叫道:「人家就是骚,就是贱,人家是天下第一骚穴,喜欢乱伦的贱货!
    喜欢当母狗的婊子!」
      王语嫣一边搓着小穴,一边蹲到了王夫人的头上,另外一只空闲着的玉手拿
    着一根黄瓜,猛的插进屁眼里抽送着:「老母狗,老婊子,张嘴,娘亲要喂你吃
    屎!」
      女儿的话让王语嫣浑身一抖,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被黄瓜抽送着的粉嫩屁
    眼,小嘴不知不觉的便张的大大的!
      这几天里王语嫣天天灌肠,屁眼早就很干净,扒开屁眼闻都不会有异味。
      王语嫣屁眼里此刻塞了一根香蕉在里面,因为身怀绝世武功,那根香蕉被她
    用内力震碎,此刻被黄瓜一搅,更是稀碎。
      只见王语嫣抽送了几十次后猛的把黄瓜抽了出来,粉嫩的屁眼一开一合的,
    猛的喷出了一股黄黄的粘稠物!
      王夫人不知道这其实是香蕉,而且王语嫣还灌了肠,以为这真的是女儿的屎,
    在粘稠物落到嘴里的时候,王夫人的白虎骚穴好似失禁般的喷出了一道水柱!
      「哦哦……」
      王夫人嘴里含着从女儿屁眼出来的碎香蕉,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
    头,我竟然这么下贱,吃女儿的屎,我真的好像母狗啊!不,我就是母狗,一条
    淫乱的母狗!
      王语嫣的屁眼一开一合的又喷了一股碎香蕉出来,糊的王夫人的脸上全都是,
    运起内力将屁眼里的碎香蕉全都喷出来后,王语嫣移开屁股,小嘴对准王夫人吻
    了上去,淫舌舔舐着王夫人脸上的碎香蕉。
      回过神来的王夫人才发现,嘴里的这些东西有股香蕉味,再仔细的一品,发
    现这些其实都是香蕉,不是女儿的屎,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失落感,等王语嫣吻
    到她的小嘴上时,才投入的跟女儿接吻着。
      母女俩吻了一会后,王语嫣抬起头,吻上了正在套弄着肉棒的慕容复的大嘴,
    将嘴里的碎香蕉渡了过去。
      慕容复不知道这是香蕉,但是也没拒绝,王语嫣渡过来的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直到王语嫣离开了他的嘴,慕容复才回味似的说:「表妹,你的屎屎味道真好,
    以后表哥每天都要吃!」其实慕容复已经品出来了,这些是香蕉而已。
      王语嫣一脸羞红,水汪汪的双眼一眨一眨的看着慕容复娇嗔道:「哼……变
    态表哥,竟然喜欢吃人家的排泄物。」
      慕容复一巴掌拍在王语嫣的屁股上,不满道:「嗯?你叫我什么?」
      王语嫣的蜜穴流出一股浪水,娇羞无限的嘤咛一声,将头贴在慕容复的胸膛
    上,气喘吁吁的说:「爹爹,好爹爹,大鸡巴爹爹!」
      「父女」柔情蜜意着,已经重新趴在地上的王夫人主动的低下头,伸着舌头
    舔着女儿穿着木履的白嫩骚脚丫,甚至还淫荡的钻着味道最浓的脚趾缝。
      王语嫣穿的木履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在脚背上固定着,整个娇小可爱的脚丫
    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被王夫人舔舐着脚丫的她轻轻的翘起精致的脚趾头,等
    王夫人的舌头钻进去后,脚趾头将王夫人的舌头踩在木履上,轻轻的用脚趾头揉
    着王夫人的舌头。
      「好爹爹,你看娘亲好贱呀。」
      王语嫣娇嗔着说,慕容复低头一看,自己心爱的大美人脸贴着地毯,双眼里
    都是媚意,一只手伸到小穴处扣着,不禁笑了出来:「好娘子,舔着女儿的脚自
    慰刺激吗?」
      「呜呜……刺……刺激……」
      王夫人因为小嘴无法合上,大量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扣着小穴的手也
    越来越快!
      王语嫣慢慢的坐在地毯上,翘着另一只白嫩小骚脚一晃一晃的嗲嗲的撒娇:
    「好爹爹,也帮人家舔一舔嘛,人家的臭脚丫好痒。」
      慕容复一听马上坐在了地毯上,双手托着王语嫣的脚丫子,头凑了上去,舌
    头胡乱的舔舐着白皙的脚背,然后慢慢的将木履从白嫩骚脚上脱了下来,大嘴吻
    着木履,舌头在脚趾部位上舔舐着。
      「好变态的坏爹爹,人家的鞋子都要欺负,喔喔……母狗娘亲,吸我的脚趾
    头!」
      王语嫣的骚脚趾一松,王夫人马上将王语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大拇趾含在了
    嘴里,仿佛吃肉棒一样的吸吮着。
      慕容复玩够了鞋子,也将大嘴贴在了王语嫣的脚掌上,一边吻一边舔到了脚
    趾缝的位置,然后舌头钻进去,在充满了淫骚味的脚趾缝里舔着。
      「哈啊……好舒服……人家好喜欢被舔脚趾缝……再舔多一点……嗯啊…
    …脚趾缝被舔……小穴也好痒……」
      王语嫣一边浪叫一边用手指扣着被涂的黑黑的小穴,浪水不断的从小穴里溅
    射出来,神奇的是,小穴上的胭脂并没有因为打湿而露出原来的颜色!
      「好爹爹……喜欢人家的骚脚丫子吗?人家又骚又臭的脚趾好不好吃?好吃
    就吃多点,吸的再大力点……啊啊……被舔脚趾缝太爽啦!」
      「唔唔……好吃……骚脚女儿的脚好吃……以后我要天天吃……嗯……味道
    好棒……比你妈这条老母狗的香脚丫还好吃……」
      慕容复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一边疯狂的舔舐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精致脚趾,
    又吸又舔的玩着,时不时还分开两颗漂亮的脚趾,鼻子抵在脚趾缝里闻着那股味
    道。
      王夫人有些不开心了,明明之前还说最喜欢自己的小香脚,结果现在又说最
    喜欢女儿的淫骚臭脚,心里越想越生气,含着王语嫣的脚趾不知不觉的就咬了上
    去。
      「啊!」
      娇嫩的脚趾突然被咬,让王语嫣的身子一抽,浪穴里一道水柱猛的喷了出来,
    四散的水花溅的慕容复和王夫人身上脸上全是水珠。
      高潮后的王语嫣喘着香气,被慕容复舌头搅动着的淫骚脚趾时不时夹着慕容
    复的舌头挑逗着,享受着舔脚带来的极致快感,王语嫣发现自己的脚趾被表哥含
    在嘴里像是宝贝一样的呵护着,这让她又开心又刺激,而且她感觉自己的脚趾缝
    还特别敏感,表哥的舌头在上面轻轻一舔,自己的处女小穴都会分泌淫水。
      「好爹爹,人家好喜欢被舔脚脚,以后你天天都要给人家舔好不好?」
      王语嫣骚里骚气的撒着娇,可爱精致的脚趾夹着慕容复的舌头玩弄着。
      「唔唔……爹爹给你舔一辈子……天天把你的骚脚丫含在嘴里给你洗脚…
    …」
      王语嫣收回被王夫人咬了一口后又被她舔舐着的小骚美脚,分开大拇趾和第
    二根脚趾,夹着慕容复的鼻子嗲嗲的说:「呐,人家可是记住了哦,好爹爹你说
    的天天用嘴给人家洗脚脚的!」
      慕容复鼻子里都是都是王语嫣的美骚脚的香味,汗味,以及一种无法形容的
    骚味,这种味道让他很是痴迷的点着头,伸手抓住两只可爱小巧的美脚,将两颗
    大拇趾一起含在了嘴里吸吮着。
      「嗯啊……就是这样……多舔舔人家的臭脚趾……骚脚丫……好痒……好舒
    服……脚趾缝也要嘛……」
      王语嫣一双敏感的美脚被舔着,强烈的快感让她闭上了双眼,玉手又伸到小
    穴上揉搓着。
      王夫人这下是真的不开心了,自己的心上人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不禁哀怨
    道:「偏心,人家的脚脚也很美的嘛,好相公都没帮人家用嘴洗过脚脚。」
      慕容复一听大美人吃醋了,马上放开王语嫣的两只美脚,一把捞起王夫人的
    美足,疯狂的舔舐着这双自带香味,以及淡淡尿骚味的美脚。
      「好舅妈,复儿这就给你洗香脚。」
      王语嫣收回沾满了表哥口水的淫骚美脚,手指插进脚趾缝里扣了几下,忽然
    想起刚刚被娘亲咬了一下自己的可爱嫩脚,心里突然想玩弄一下娘亲。
      拉了一下拴在王夫人脖子上的链子,王语嫣将嫩脚踩在王夫人的脸上,娇嗔
    道:「老母狗,刚刚你咬的人家的脚趾现在都还疼,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我……我……」
      王夫人看着女儿那又骚又媚的表情,浪穴便分泌着大量的淫水,小嘴呼吸也
    开始急促起来,想到要被女儿玩弄,她的全身都在发烫。
      「好爹爹,你说人家要怎么惩罚你的骚娘子呀?」
      见王夫人不说话,王语嫣便勾着淫骚的可爱脚趾,一扭一扭的勾引着慕容复。
      「我的骚脚女儿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爹爹都听你的。」
      慕容复说完后便继续吸吮舔吻着王语嫣的一双淫骚美脚,神情专注,仿佛这
    是什么美食一样。
      「讨厌……又舔人家的脚趾缝……嗯啊……就是那里……多吸吸……啊…
    …好舒服……嗯啊……去了……人家要尿啦……被变态爹爹舔骚脚丫舔到尿啦
    ……」
      脚趾上传来的快感让王语嫣一边浪叫,一边扣着自己的小屁眼,强烈的快感
    让她的尿道一紧,一股黄黄的液体冲天而起,竟是被舔脚趾舔到了失禁!
      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闻到这股味道的王夫人不自禁的开始发情,
    闭着眼一脸陶醉的呼吸着空气,螓首一点点的向着王语嫣的两腿之间的小穴靠近。
      王语嫣的淫骚美脚趾忽然夹住了慕容复的舌头,淫湿的脚趾缝好似套弄肉棒
    似的蠕动着,尿道里的圣水慢慢的喷着,好似一股喷泉一般,弧线优美,随着插
    在自己屁眼里的手指的动作,一会猛的喷的高一些,一会又好似要停下,美的不
    可方物!
      慕容复当初就是因为王夫人的一幅美人放尿图而彻底爱上了这变态的行为,
    而王语嫣如今的放尿姿态更是让他狠狠的套弄着肉棒,而且被淫骚美脚趾玩弄着
    的舌头上传来的感觉,更是让他的肉棒一抖一抖的,仿佛快要射出来一样。
      「表哥……爹爹……喜欢骚臭脚女儿这样放尿吗?嗯啊……人家被你舔骚脚
    丫舔到失禁了……尿的好多……婊子娘亲……好看吗?想试试味道吗?」
      王语嫣一边玩着自己的屁眼,一边用另外一条美腿一勾,将王夫人的媚脸一
    下压在了自己还在喷着圣水的小穴上,大腿紧紧的夹着王夫人的脖子,以便自己
    的骚尿能全部喷在王夫人的脸上。
      王夫人闭着眼,感觉自己好像在用女儿的尿液洗头一般,这淫乱的刺激让她
    的白虎浪穴儿一抽,撅着的屁股抖动着,白玉一般的美脚上,十颗精致的脚趾头
    蜷缩着,浪穴和尿道里同时喷出了两道淫靡的水柱!
      王语嫣的这泡骚尿大概尿了两分钟才尿完,直把王夫人淋的一头一脸都是她
    的尿液,整个人都散发着尿骚味。
      尿完后,王语嫣松开自己的娘亲,然后将自己白嫩骚脚伸到王夫人的双腿之
    间,用那又精致可爱又灵活的白嫩脚趾玩弄着王夫人的小穴,不时用脚趾夹着肿
    胀的阴蒂拧着,或是夹住那又肥又嫩的阴唇玩着,直把王夫人玩的不断发出浪叫!
      而另外一只美脚则是依旧在慕容复的嘴里,感受着表哥的呵护。
      王语嫣不禁娇嗲着道:「嘻嘻……好爹爹……这么喜欢人家的骚脚丫着呀?」
      慕容复点点头,含糊不清的道:「太喜欢了……骚表妹的骚脚丫我要吃一辈
    子……唔……这味道真香……」
      说完后,慕容复依次将五颗精致可爱的脚趾含进嘴巴里吸吮了几遍,从大拇
    趾到小拇指,然后又从小拇指到大拇趾,一遍又一遍的吸吮着,舔的上面尽是他
    的口水。
      「那……好爹爹……这三天你要一直给人家舔骚脚丫……好不好?骚脚女儿
    好喜欢这种感觉……嗯啊……吸大力一点……人家又有感觉了……」
      「好……爹爹这三天一直给我的骚女儿舔美脚……刺溜刺溜……真香……」
      慕容复边说边舔着王语嫣的一双淫骚美脚,伸出肥厚的舌头从脚跟一路舔到
    脚趾,来回舔着柔嫩粉红的脚掌,时不时还在脚心里钻着,舔的王语嫣的美脚上
    的几颗可爱脚趾不时舒展,蜷缩,显得极为诱惑。
      「嗝……」
      王夫人被灌了一肚子女儿的骚尿,涨的她打了一个饱嗝,羞的她一张玉脸上
    通红。听见自己的新婚小丈夫要给女儿舔三天她的淫骚美脚,不依的说道:「不
    行,人家刚跟复哥哥成亲,怎么可以这样。」
      王语嫣一拉链子,淫骚美脚拍打着王夫人通红的玉脸,淫浪的道:「贱货,
    刚刚咬娘亲的美脚娘亲还没惩罚你呢!」
      被女儿侮辱的快感瞬间让王夫人的浪穴喷出一股浪水,只见她闭着媚眼,嘴
    里喘息着说:「好娘亲,快用你的美脚继续拍贱货的脸。」
      王语嫣也觉得刺激极了,灵活的美脚夹住王夫人的鼻子,嘴里娇嗔道:「好
    爹爹,你看你娶的这个什么贱穴嘛,被女儿玩弄还一脸享受,还叫自己的女儿娘
    亲,婊子也没她这么不要脸嘛。」
      慕容复没说话,他的大嘴一刻都不舍的离开王语嫣的淫骚美脚,舌头疯狂的
    舔舐着可爱的脚趾,钻着那又香又骚的脚趾缝。
      被王语嫣这样辱骂,王夫人的白虎浪穴里的淫水不要命的流着,因为鼻子被
    夹着无法呼吸,她只能用嘴吸气,但是吸进去的空气中都是王语嫣的美脚上的淫
    骚味,更是刺激的她情欲满载。
      「我好贱……我是个不要脸的骚穴……喜欢被女儿玩弄的骚婊子……好娘亲
    ……让我舔舔你的美脚……」
      「给我转身,撅起你那不要脸的大屁股,娘亲要玩玩你的骚穴!勾引我爹爹
    的烂穴!」
      王语嫣猛的喝道,同时用淫骚美脚在王夫人的玉脸上拍了一下。
      王夫人听话的转过身,四肢着地的撅起肥臀,淫浪的扭着屁股。
      王语嫣美脚一伸,可爱的大拇趾插进了王夫人淫水泛滥的骚穴里抽送着,嗲
    嗲的说道:「骚穴水真多,好爹爹,看我这么玩这个勾引侄儿的烂穴嘛!」
      「好女儿,等一下,爹爹还想吃你的香屁小香蕉,来,塞进去,不要弄碎了,
    一会蹲在爹爹头上拉给爹爹吃。」
      慕容复淫浪的说道,将一根剥了皮的香蕉送到王语嫣手里。
      「变态……」
      王语嫣一脸羞红,不过还是将香蕉小心翼翼的全部塞进了屁眼里,想到一会
    要像拉屎一样的拉到情郎嘴里,小穴里快速的分泌着浪水。
      「啊啊……好爽……被娘亲的骚脚趾操浪穴好爽……」
      王夫人爽的不断浪叫,感受着小穴里那根灵活的脚趾抽送。
      用美脚操了一会后,王语嫣指挥着王夫人换了一个姿势,让王夫人自己抱着
    自己的双腿压到头顶,把整个小穴和屁眼都对着屋顶后,王语嫣将插在一边拜堂
    用的蜡烛拿了过来,尾部插进了王夫人的浪穴里。
      看着心爱的大美人被这样对待,慕容复有些心疼的说道:「这样会烫坏吧?」
      「好爹爹,不会的,这蜡烛是低温的,不会烫伤人的。」
      王夫人惊恐的看着自己小穴上插着的蜡烛,深怕那蜡油会滴在自己的小穴上,
    不过因为紧张,她的小穴反而夹的更紧了,吓得王夫人不断求饶道:「好相公,
    好娘亲,放过母狗吧,娘亲,好娘亲,母狗不敢了,求求你了。」
      「大骚货,这样的你很美,语嫣也说了不会烫到人了,你就让相公好好看看
    吧!」
      慕容复虽然没有继续舔舐王语嫣的淫骚美脚,不过却依旧用手指把玩着可爱
    的脚趾,时不时插进淫湿的脚趾缝里扣弄着。
      「母狗,给娘亲好好舔舔小穴,要是还敢咬娘亲,娘亲就把蜡烛整根插进你
    的骚穴里。」
      王语嫣起身蹲在王夫人的头顶,滴着淫水散发着尿骚以及淫骚味的小穴落在
    王夫人的小嘴上,手指揉着王夫人的两块翘臀。
      王夫人虽然羞耻,但是心里却是极为兴奋的,她看着女儿的小穴,闻着小穴
    散发的味道,控制不住的张嘴将两块涂的黑黑的阴唇含在嘴里吸吮着,然后含住
    两块阴唇,伸着舌头挑逗着小穴口,钻进去刮着小穴里泛滥的淫水。
      「咿呀……就是那里……舔深一点……你这个淫乱的骚母狗……给亲生女儿
    舔黑穴的贱货……」
      王语嫣爽的屁股彻底坐在王夫人头上,玉手也狠狠的拍打着王夫人的肥臀,
    插在小穴中的蜡烛上,一滴蜡油滴了下来,刚好落在了阴蒂上,刺激的正在给女
    儿舔穴,享受着被侮辱的王夫人翘着的玉足猛的一伸直,尿道里喷出了一道骚尿。
      「呜呜……」
      慕容复见状握着自己的肉棒,对准那微微张开的粉嫩屁眼猛的插了进去,他
    早就想要发泄一次先了,肉棒都快要涨到爆炸了。
      屁眼突然受到侵犯,让本来就处于极度兴奋,失禁中的王夫人再次浑身一抖,
    快要停止的骚尿一顿,接着喷的更为汹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